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家贵的博客

牵手送,欲语还休花影动,徘徊芳径珠泪涌。关山远迢华霜重。多情梦,思君夜听梅花弄。

 
 
 

日志

 
 
关于我

原名谢宏军,著有小说集沙暴,边地,家贵小说集,散文集图木舒克史话,丝路中道名城据史德,鹰面突出的地方,来自亚洲腹地的报告等11部,获兵团文学创作一二三等奖,获全国企业报文艺作品一二三等,获人民日报征文二等奖,获文化部新世纪之声报告文学金奖,获中国散文学会征文二等奖。作品入选十余种文集。有著作被中国现代文学馆,日本大坂教育学院收藏。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苗族经济文化促进会副秘书长,新疆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兵团民协副主席,三师作协主席,现任兵团三师文联主席,宣传部副部长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次骑马  

2018-05-04 12:29: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骑马

——访惠聚工作日志之十五

大雪落在这些年落过的或没有落过的地方,我已经不再去想了,现在,对于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有一匹马,我必须骑马去十七公里外的地方——铁列克乡。我的妻子与女儿将在两个小时后抵达那个乡上,我不是去迎接她们,而是要去阻止她们进到我们所住的连队。

连队的老人喋喋不休地对我说,三十多年来的一场大雪呀。言外之意,就是不能去的,有危险。但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必须去,而且还得在妻子和女儿到达乡上之前我得到达乡上,我要当面告诉她们,大雪已经封死了道路,山里再不能进了。

妻子是一个任性的人,几十年的共同生活,我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我在大山里的冰雪尚未消融的日子就进入了大山,住到了连队。没过几天,妻子就打电话说,我买了六百多块钱的菜明天给你们送去。我说好,你明天来吧,山上没有买菜的地方,我们工作队正缺菜哩。我以前多次地说过,我是一个运气不好的人,常常感到自己心想不能事成。就如这次,我刚答应妻子,铺天盖地的飞雪就耀武扬威地洒落在我的面前,我侥幸地想,下一会就下一会儿,估计也下不了多久。可是,一夜过去,外面的雪已是四五十公分厚了,走出住处的大门,雪盖过了膝盖。我立即给妻子打电话,说,别来了,雪太大,路封死了。妻子还好,没再多说,末了,只在电话那头嘀咕了一句,买那么多菜,我哪能吃完呀。可以听出妻子的无奈,但态度很好,很温顺地听从我的意见,我很有成就感。过了几天,妻子又说,买了九百多块钱菜,明天去看你,我说好。可到了第二天,天气状况又如上次。妻子又未能成行。大约又过了十来天,妻子打电话说,女儿支教回来了,要来看你,买了二千多块钱的东西,有疏菜、鸡蛋、肉,还有皮鞋、香烟……我又答应了,说好。我想,牧场派来的铲车刚刚把雪路推开,两旁高过人的雪墙中间,有小车在行驶,我亲眼看见的。场里的几位干部就是坐小车上山的,我问过他们,他们都说,路况还行。再说,我们工作队也确实没菜了,已经凑合着好些天了。我一个上年纪的人,怎么过日子都无谓了,可是,我是队长,我有几位年轻的队员,我还得为他们着想。我们下不了山,山下人又上不来。牧场党委书记林常青也说给我们送些菜来,表示一下对工作的关心,可两次走到山跟前,也折回去了,他们也进不了山。那么,妻子与女儿来送菜,无异于雪中送炭了。我说过,我真的是一个命运不好的人,我感觉自己已是倒霉透顶。一夜过去,大雪落平了铲车推开的雪路,路,又让漫天而来的大雪封死了。

我的心情十分纠结,不知怎么办好。叫妻子与女儿来,肯定进不了山,而且,从铁列克乡至连队这段路,还是单行道,车要是陷住,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了,肯定很危险。要是叫她们不来,妻子肯定会生气,再说,都三次了,三次都进不了山,可能无法让妻子容忍,我知道,妻子是一个任性的人,她的脾气要是倔起来,连十二头都拉不回来。果然,我刚说了句山里又下雪了,她就在电话那头嚷开了,下雪了?下刀也不行!今天说什么都要进山。

我知道雪还在落,漫天地落。落在屋顶,落在草场,落在已经铲过的公路上,落在远远近近的大山之中。似乎要把三十年来未下过的雪淋漓尽致地下个完,下个痛快,下个彻底。我要等雪落定了再出山,已经是不可能了。更不能像以往,每逢一场雪,还会怀着莫名的兴奋,站在门口观看好一阵,或钻进大雪中,好像有意要让雪知道世上有我这样一个人。可现在,我没有半点闲情逸致,大雪与我无关。妻子和女儿已经出发,我必须阻止妻子的进山行为。我打电话给铁列乡边防派出所吾甫利警官,若发现从某地来的某某车牌号的小车,一定不能让小车进山。然后,就对队员莫合坦说,给我准备马,我要出山。

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我会这种情况下骑马出行,而且还是在漫天飞舞的大雪中要骑马走一段不短的路程。我以前从未骑过马,与马也没有长久贴身的接触,没有骑马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从一座山到另一座山、从一片草原到另一片草原这样简单的经历,甚至连马身上的鬃毛都没有摸过。很多时候,都是在电视电影里看骑马人从别人的身边或大路上飞驰而过,扬起一片尘土。驴倒是骑过,我很喜欢驴的慢悠悠的性情,这可能与我的性格或人生有关,因为人生命运的不好,所以我在几十年的人生里,没什么太要紧太着急的事情去办,不需要快马加鞭去处理。我更喜欢缓慢地生活。这个世界的人太多,着急的事,我不一定办得了,不着急的事,我在那儿着急也没有用。或许,让我着急的事情还没有进入我的人生。以前,我都是这么想的。包括开会出差,我都很少坐飞机,我坐在火车上,慢慢悠悠的摇晃着,一本书从上火车再到下火车就可以扔了。可眼下,让我着急的事情终于来了我不能让妻子与女儿在来看望我的途中有丝毫意外或风险,我佷担心她们。我必须赶到她们到达乡上之前,阻止她们母女俩进山,于我这样一个凡人,家人才是最让我着急的事情。我不是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更何况,我还有一个任性的妻子。不着急都不可能。当然我很喜欢她的这种任性。

莫合坦牵来了两匹马,给我一匹,他自己一匹,他不放心我,决定陪我一块前去。莫合坦土生土长在牧场,曾是参加过赛马的骑手,骑术很了不起。他简单地告诉我骑马的要领后,便扶我上了马背。我勒了一下缰绳,大地突然开始摇晃。原来是我的泪水,滑落到了草丛中。马肯定是感觉到了,它仰天一声嘶鸣,让天空飘洒而来的雪花,往后纷纷退去。马蹄踩在积雪的路上没有声响,只是身后的雪原留下一串马的蹄印痕迹。

我很奇怪,第一次骑马在积雪深厚的路上行走,我并没有感受到太多的惧怕,只是有些微微地担心。只不过,我的马和我都走得很慢,这可能与大雪或我的骑术有关。就我自己第一次骑马的经历,只要马在行走,我的心里也就踏实了许多。走出连队,雪越下越大,迷蒙了远山和天空,一野的寒风吹着我一个人。似乎寒冷把其他一切都收拾掉了,现在全部地对付我。我僵硬着身体坐在马背上,不敢大声吆喝马,更不敢用马鞭抽马的屁股。我受不了马在快速行走中的那种颠簸,也受不了在凛冽的寒风中,身体中那点温暖的退守到一个隐秘的深远处。我的妻子与女儿说我是个很冷的人,不是的,我把仅有的温暖全给了她们。

大山谷里,除了雪山、雪原和还在飘落的雪花,什么都没有了,行车没有,飞的小鸟没有,连手机的信号也没有了,空谷的大山中的雪路上,只有我们两个人、两匹马和我们身后的马所走过的蹄印。我没有想到,在这样的环境中、心境里,与一匹马相遇,完成在尘世里的一次奔跑。过去,我总是认为,马是强悍的,马是不羁的,甚至天真地想,马跑得那么的快,一定先我到达了一些地方。现在看来,马却是温良的,天生是服从的,虽然它的本性就是奔跑,但在不奔跑的时候,也会甩甩马蹄,抽动鼻孔到草丛间嗅一嗅,还会仰天嘶鸣。当遇到骑手,它会把骑手驮到要去的目的地。就如现在的马和我,马一定看清了我,看清了我的焦急,它在大雪都托到肚皮的雪路上行走,很吃力,很费劲,可它依然没有停下脚步,临要到达时,马的前蹄踩滑,双膝跪地,但它的身体始终没有倒下,没有摔下马背上的我。我却一点不知道马,不知马在想些什么。

妻子和女儿已经到了,要不是让警官拦住,她真的要进山了。

马跪雪地的时候,她站在雪地里,披一身雪花,正朝山里翘望着,她看清了我和马,不顾一切地跑到跪马跟前,扶起马,洒一串长长的泪水。

泪水,滴落在雪地上,很快结成了冰。

 第一次骑马 - 虎啸 - 谢家贵的博客

 
第一次骑马 - 虎啸 - 谢家贵的博客
 
第一次骑马 - 虎啸 - 谢家贵的博客
 
第一次骑马 - 虎啸 - 谢家贵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