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家贵的博客

牵手送,欲语还休花影动,徘徊芳径珠泪涌。关山远迢华霜重。多情梦,思君夜听梅花弄。

 
 
 

日志

 
 
关于我

原名谢宏军,著有小说集沙暴,边地,家贵小说集,散文集图木舒克史话,丝路中道名城据史德,鹰面突出的地方,来自亚洲腹地的报告等11部,获兵团文学创作一二三等奖,获全国企业报文艺作品一二三等,获人民日报征文二等奖,获文化部新世纪之声报告文学金奖,获中国散文学会征文二等奖。作品入选十余种文集。有著作被中国现代文学馆,日本大坂教育学院收藏。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苗族经济文化促进会副秘书长,新疆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兵团民协副主席,三师作协主席,现任兵团三师文联主席,宣传部副部长

网易考拉推荐

图木舒克纪事  

2016-08-01 08:1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木舒克纪事

                          谢家贵

刚入夏不久的一天,师长程广田从喀什来到图木舒克市,把住在连队的我召唤进城,要在图木舒克市政府会议室听取关于图木舒克市文化建设的汇报,并专题研究图木舒克市的文化发展规划。

这对于一个从事宣传文化工作的人来说,不啻是一则让人激动的喜讯。加之,在连队住的久了,突然又走进了城市,我的心情格外的美好。我走在图木舒克市宽阔的大街上,望着绿树掩映的楼群,望着街道两旁的花儿盛开,望着人来人往、车来车去的喧闹,想象着图木舒克延缓的古老与悄然变化的年轻,我有着一种与往日完全异样的感受。

已经满了十周岁的图木舒克市,是一座美丽的绿色的城市了。可以这样说,绿色,在大漠边缘就是生命的颜色,是人间的天堂,是一张让人惊叹的名片,是一座城市活力与生机、美丽风光与文化灿烂的呈现……

平山郁夫画笔下的图木舒克

    

平山郁夫,日本著名画家,原日中友好协会名誉会长。以《佛教传来》在日本美术界崭露头角,其后相继以《入涅盘幻想》、药师寺三藏院闭环《大唐西域壁画》等佛教题材的画作,成为日本最顶尖的画家之一。他既是广岛原子弹轰炸的幸存者,也是促进中日文化交流的使者,中国政府曾为他颁发"文化交流贡献奖"

2007年,也就是图木舒克市刚建立不几年的时候,平山郁夫作为图木舒克市的名誉市民,携夫人来到了图木舒克市。我既是这次活动组织参与者,也是接待者之一。与平山郁夫一起在图木舒克市的日子里,平山郁夫吿诉过我,图木舒克是他一直渴望扺达的地方,因为,佛教是从西而来,经过图木舒克、敦煌之后,然后才到达他的国家——日本。他数次去过教煌,并用画笔记录过敦煌佛教的兴盛与辉煌。

当然,平山郁夫早就知道在丝绸之路上,在佛教东渐的旅程中,有个叫图木舒克,曾经也是佛教兴盛、经济发达的地方。他是从玄奘的《大唐西域记》、芬兰总统马大汉的著作里、法国探险家伯希和的考古档案中,得知了这些信息。于是,平山郁夫对图木舒克就有了绵绵不尽的神往。

当然,图木舒克不仅仅只是佛教东渐且兴盛的地方,她还是中国屯垦发源地之一,最早的北胥鞬屯垦就在图木舒克境内。她还是中央王朝统辖的地方,唐朝建立的郁头州也在图木舒克境内。不仅仅如此,丝绸之路中道,图木舒克是必经之道,那个叫张骞的、班超的、悟空的史上名人,都与图木舒克有关。还有后来的那些探险家斯坦因、橘瑞超、大谷光瑞也与图木舒克甚有联系。在图木舒克,屯垦遗址、烽燧遗址、古城遗址、制陶铸钱遗址、驿站遗址、古墓遗址、炮台遗址,比比皆是,她们矗立于图木舒克的一隅,叙说着图木舒克久远了的辉煌。

不过,让平山郁夫没有想到的,多少年历史之后的图木舒克竞然又是一座新城,去延续着图木舒克曾经有过的辉煌,他惊叹中央政府决策的英明与伟大,也甚赞兵团人的自强不息。可以看得出,平山郁夫在图木舒克的日子里,他激动、他兴奋、他说他要用画笔描绘图木舒克市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平山郁夫在图木舒克的时候,已经是一位老人了,可那时,我伴随他一起清晨,沐浴图木舒克市的晨光,中午,顶着图木舒克市的阳光,傍晚,目睹着飘过图木舒克市的晚霞,平山郁夫似乎如一位朝气勃发的年轻人一样不知辛苦与劳累,他用画笔记载着正在建设的工地、已经建好的楼群街道,记载着过去的历史遗迹、今天的乡村村落和农家舍院,也记载着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还在图木舒克市历史文化馆里,写下对图木舒克市美好明天的寄托。

20084月的一天,平山郁夫从北京打来电话,说他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丝绸之路画展”, 其中有许多的画均来自图木舒克市的取材希望我能参加画展开展仪式。虽然,我没能够成行。但我从电视里看到了平山郁夫的画展开展仪式。当我看到原国家政协主席贾庆林对平山郁夫画展在京开展表示祝贺,并高度评价平山郁夫长期以来为发展中日友好关系作出的积极贡献,促进两国人民的友好发挥了重要作用的时候,我流下了热泪。

我为我的图木舒克市倍感自豪。

大学教授李扬眼里的图木舒克

 远在几千公里之外的北京大学教授李扬第一次来到图木舒克,也就是来到共和国最年轻的城市之一的图木舒克市,教授应邀为这座城市中的许多看似如大学生一般年龄的小伙姑娘们进行他的学术讲座。当然,他们都读过大学,且各自都有着各自的工作岗位,他们正在为这座年轻的城市奉献他们的青春,大学教授的到来,对于这座城市的小伙姑娘们来说,无疑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因为,他们毕竞不是大学生了,他们都要工作,这不仅只是他们大学毕业后必定的社会属性,也有他们个人对生活对人生的追求。原本大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有一定的地域界限和地域空间的,犹如北京大学必然在北京一样,离开北京就不是北京大学了。图木舒克市因为还过于年轻,目前还没有大学,那么,大学教授的到来,就犹如一座另一种意义上的大学也到了图木舒克市,让工作于此的小伙姑娘们再一次有些时间而重温过去了的大学生活,等于重温了他们某一段的他们的生活岁月,他们幸福而激动着,紧张而快乐着。

不过,大学教授与小伙姑娘的想法是不一样的,因为职业的使然,教授会对一个地方的历史,人文,发展,及其方向性的东西感兴趣,或者城市的内涵与外在是他们更为关注的课题。当然,大学教授深居闹市,见多识广,时间久了,他们也会渴望简单,单纯,干净,友好。就如大学教授走进图木舒克市他要进行学术报告的讲台时,他感到有些意外,在这座年轻的城市里,竟然有这些多的青春勃发的年轻人,他们那张还未完全脱离大学生活岁月的脸庞漾溢真诚的微笑,他们那双明珠般的眼睛充满着渴求与向住,大学教授彻底被震撼了。大学教授知道,一座年轻的正在成长着的城市必要有一批经验丰富或年富力强的建设者们,令他没有想到的这座年轻的城市里还会有这么多的有知识的积极向上的年轻人,大学教授非常感叹,图木舒克,年轻的城市里有一群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城市一定是充满活力的城市。

当然,笫一次来到图木舒克市的大学教授,肯定不会满足自己的定论,授课之余,他与年轻人一块交流,一起探讨,甚至一起欢笑。年轻的小伙姑娘们告诉大学教授,图木舒克是刀郎故里,屯垦新城,一切都在他们的前辈和他们的手中悄然地变化着,他们更用他们的成长经历哺育着图木舒克市的成长,几年过后,几十年过后,图木舒克市一定会是大漠边缘最美丽的那颗明珠,一定会是兵团人的自豪与骄傲。听着他们的朴实的叙述,大学教授的心灵骤然怦动,他深刻的体悟到图木舒克市与图木舒克人的别样。大学教授带过很多学生,可谓桃李满天下了,大学教授去过许多地方,可谓天下何处不识君。然而,他第一次在图木舒克作这样的短暂停留,仿佛看到多少年以后的久远的图木舒克的未来。久远之后的图木舒克,一定是无限美好的。因为,图木舒克市有一群热爱着自己家园的年轻人,他们是自己家园的建设者,也是自己家园的守望者。大学教授执着地认为,这是图木舒克市所有活力的活力之源。

在图木舒克市进行学术报告之余,大学教授带着思考倘佯在图木舒克市的大街小巷,与年轻人的接触交流使得他对图木舒克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已经迫不及待地需要了解图木舒克,认识图木舒克。夜灯初照,教授沿街独步,他不需要别人的陪同和别人的介绍,他要用自己的眼光欣赏与读懂图木舒克的过去与现在,就象他与图木舒克市年轻人面对面地交流一样,用另一种方式与古老的图木舒克大地和年轻的图木舒克市进行交流。

大学教授确实是笫一次到达图木舒克,可他在浩繁如海的书籍中曾浏览过图木舒克的过去,比如图木舒克的汉代尉头国,图木舒克的唐代郁头州,辽代的鹰州城,还有刀郎人的刀郎文化,自西而东不断传承的佛教,摩尼教,伊斯兰教文化等等,大学教授都有过宽泛的涉猎,甚至图木舒克古往今来的塞克人,吐火罗人,粟特人等民族与人类的变迁,也是内存于心,这一切,在大学教授的思绪中虽然不是很完整或不够清晰,可图木舒克已经翻过去的这一页,大学教授在书海的遨游中感受图木舒克的厚重和异样。有了这种厚重与异样,大学教授对图木舒克也就有了梦幻一般的神往。

令大学教授神往的成为共和国最年轻的城市之一的图木舒克,让教授百般称奇。城市今天的美丽和今后的美好都在教授的想象之中,图木舒克人的友善,真诚,真实,文明,是教授完全没有想到的,要不是他的亲身体会,他都不会相信在芸芸众生的大千世界中偏隅世界的一角会有这样的一群人在这儿生活着。教授在图木舒克市的大街上流连忘返,突然之间,他忘记了返程的路线。一家小店的灯光亮着,一位维吾尔女人守着夜的安宁和小店的清静。教授什么东西也没有在她的店里选择。可维吾尔女人却认真给教授指明返回的路线。这看似一件足以让人不屑的小事,却在教授的心灵中荡起阵阵涟漪。教授思考着物欲横流社会中关于人的心灵塑造的命题,图木舒克人真的就有与生俱来的美好吗?教授在心中埋下了疑问.可他在后来的种种故意为之的事件里得到充分的论证,图木舒克人确实是真诚的,真诚得就象内心里没有任何尘埃的干净与纯洁.大学教授犹如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的惊喜,他断言地宣布,图木舒克市将因图木舒克人而变得伟大和文明.

当然,大学教授的话或过于夸大,或过于偏激,不过,他对图木舒克人与图木舒克市这种评价,足以让图木舒克人为之欣慰,图木舒克大地毕竟是曾经发挥着屯垦戍边伟大作用的土地,图木舒克大地毕竟曾经创造过辉煌的历史文明.从这个意义上,教授的这种断言或许是一种关于图木舒克的预言,一句让图木舒克人为之拼搏与奋斗的预言

库尔班心中的图木舒克

令四十四团八连农工库尓班没有想到的是,在他的人生中会发生这么两件意想不到的且非常重要的事情。

第一仵事,是库尓班在突然的一天,接到通知,要他和村落里的人全部搬迁,要在他们世世代代居住的地方建一座图木舒克新城。城市,库尔班是知道的,是一个让人快乐的地方,库尔班最远去过阿克苏和喀什,目睹过这两个城市里的居民的生活。如今,要建一个与阿克苏和喀什一样的城市,库尔班的心里是高兴的,可叫搬迁出去,心里又十二分的不愿意,尽管他生活的村庄很古老,很落后,道路也非常窄小,刮风时,能见到路两旁的白杨树梢在空中搭在一起,在他看来,这都是古老的村落里现世罕见的新奇。还有那些手工匠人从容不迫的敲打声,毛驴嘀嗒嘀嗒的富有节奏感的蹄声,以及千百年不变的生活,它们穿过漫长的时光完整地呈现在面前,他感到熟悉而又亲切,温暖而又感动。更重要的是,农闲的时候,他们家的古老庭院,会有杏花盛开,会有刀郎歌舞,会有热瓦甫的琴声飞扬,这是他生命中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或者,是他活着的全部意义。

然而,不管库尔班有千条万条理由,他还是要搬出古老的村落,他是最后的一个搬迁出去的,他走的那一天,整个古老的村落便在图木舒克大地消逝了,永远地不复存在。库尔班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掏空一般。政府给他盖了新房,还给了他一定的赔偿,毛驴车也换成了小汽车,他的生活环境得到了彻底改变。

那个位于图木舒克市内的古老村落已经不复存在了,但是,图木舒克还有一些这样的古老村落。库尔班住在新城,但他也去看那些古老的村落,当他无数次穿越那些尘土飞扬的小巷伫立在那些古老的居民前面,看见与他一样的在图木舒克世世代代生活的他们,库尔班会对他们说,搬到图木舒克市去吧,那是我们自己的城市,城市的生活真美好。他还会告诉他们,正在加紧建造的图木舒克新城,谁也无法阻挡它的发展,晃眼的楼房、宽阔的柏油路、弯弯绕绕的人工湖、密密的树林、大幅醒目的广告牌、霓虹灯闪烁的歌舞厅,已让图木舒克变得生动活泼起来了……

第二件事,更让库尔班意想不到,他,一位在图木舒克这块土地上世世代代靠放牧种地为生的农家后代,竟然成为图木舒克市政协的一位委员。一位领导告诉他,说他是图木舒克市刀郎民间艺人中最有影响的代表人物,当了政协委员,要为民间艺人多办事多说话,还要为政府多提建议,参政议政。库尓班虽然似懂非懂,可他心里明白,这是一个重要的大事情,是政府对他的信任,于他于所有民间艺人乃至所有生活在图木舒克大地的维吾尔人都是了不起的大事件,当然,当选政协委员不只是他一人,许多与他一样的人都当选了。可库尔班呢,依然紧张而快乐着,他担心自己完不成领导交给他的任务。

在开始担任政协委员时,政协主席带着他们参观城市建设,考察城市工业园区及其企业,他们去了电厂、枣业公司、棉纺厂、水泥厂、甘草植物提取公司……他们还去了学校、医院、气象局……库尔班眼光缭乱,目不遐接,兴奋不已。后来,政协主席又给他们介绍了城市发展规划,还说了图木舒市以电力、制药、棉纺、支农工业、建材等重点工业、商贸服务、文化建设的发展思路。库尓班听完后,不由得心花怒放,他逢人就说,图木舒克市的明天一定更加美好。

到了库尔班担任第二届委员时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权利,他向政府递上了一份关于建立图木舒克刀郎文化之乡和刀郎文化基地的提案,没想到,政府立即责成有关部门进行论证、调研、申报、评审,很快,他的提案得到了回复:中国民协已正式批准图木舒克为中国刀郎文化之乡和刀郎文化基地。

授牌那天,中国民协的领导来了,自治区、兵团的领导来了,媒体的朋友也来了。库尔班与刀郎艺人们在舞台上尽情地跳着、唱着,他觉得,这一天,是他人生中最快乐、最自豙、最幸福的一天。

库尔班知道,这一切,源自于他生活与建设的图木舒克市。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