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家贵的博客

牵手送,欲语还休花影动,徘徊芳径珠泪涌。关山远迢华霜重。多情梦,思君夜听梅花弄。

 
 
 

日志

 
 
关于我

原名谢宏军,著有小说集沙暴,边地,家贵小说集,散文集图木舒克史话,丝路中道名城据史德,鹰面突出的地方,来自亚洲腹地的报告等11部,获兵团文学创作一二三等奖,获全国企业报文艺作品一二三等,获人民日报征文二等奖,获文化部新世纪之声报告文学金奖,获中国散文学会征文二等奖。作品入选十余种文集。有著作被中国现代文学馆,日本大坂教育学院收藏。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苗族经济文化促进会副秘书长,新疆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兵团民协副主席,三师作协主席,现任兵团三师文联主席,宣传部副部长

网易考拉推荐

麦子的春天  

2015-06-11 10:06:0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麦子的春天  

                    ——住连工作日记之一

             谢家贵

连队的不远处是一片宽广的麦田。虽然不是那种漫无边际的宽广,可一眼望去的感觉也是让人非常惊叹的。久居于闹市中的人们是无法见到这种景象的。     

进入连队的三月,应该是春姑娘到来的季节,可在西部偏远的农场,似乎离春天还是非常遥远,我们沿路而来,铺陈在路两边的叶落已尽的柳树、白杨树、以及胡杨树仍然看不到苞芽萌动的迹象,就在进入连队住地的那一刻,我们看到一大片麦子的绿色。墨绿、嫩绿、新绿、翠绿、碧绿……无论用什么词汇来形容,都觉得恰如其份。在这个荒肃的季节里,绿色无疑是一种最令人向住的最美好的颜色,它,有一种亲近,有一种在这个季节里的异样,有一种温暖,更有一种希望。看见了绿色,让我们住连工作组的朋友们都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与愉悦。

我们这个工作组共四人,来自不同的地方,但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均是来自城市,只不过有大中小城市之分而已。比如说,组长周康芬来自于乌鲁木齐市,我和另一个组员来自喀什市,组员热合曼江来自图木舒克市。也就是说,我们久居于机关,是很少能够见到麦子的在这个季节里的这种绿色的。或许我们见过,但那时的与己无关的态度,当这种绿色完全呈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轻易地就怱略掉了,它,并没有引起甚至根本不会引起我们的注意。灯红酒绿、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已让我们的生活失去许多本真的东西,包括对一片麦田的麦子所顽强展示的绿色的认同。不象现在,我们作为工作组要在连队待够一年。这一年,我们将在连队感受春夏秋冬四个季节的变换与更迭,将与这片土地所散发的气息融合于一起。所以,麦子的绿色的展示与呈现,让我感受到了温暖与希望,生机与蓬勃。

麦子,我是知道的。它在冬天里播种,春夏之交的季节里收获。我小时候生活的山村,总有青黄不接的时候。而正在这个时候,在冬天里就已长成绿色的麦子开始泛黄而成熟,来满足我们生活抑或是生存的需要。应该说,麦子于人类的贡献是巨大的。不过,那会我们都没有想象过它的这种贡献,只是满足我们过日子关于粮食的合理安排、一年又一年不停地种植麦子而已。那时,不是看麦子的绿色,只是盼望着麦子的早日泛黄,那一片金黄的颜色才是我们的安慰或迫切的期望。

后来,我们离开麦子生长的土地在城里生活,我们享受着麦子所常给我们的种种美食,诸如面条、饺子、花卷、油饼、馒头、包子……等等,当然,还有比这些更美味的食物,可这个时候的我们,却很多去想过麦子的绿色和麦子的金黃色,甚至有很多人都可能已经忘记了麦子的怎样生长了,或者已经不知道麦子到面粉到食物的生产过程了。我不知道,这些于我们每天必须一日三餐的人类来说,是进步还是退化?要是一个没有了麦子的世界,那这个世界将会怎样,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这样说来,我们是一群很有运气甚至幸福的人,在这个大部分人都渐渐忘记了麦子的时候,我们却来到麦子的身边,欣赏和阅读着麦子的绿色,嗅闻着麦子所散发的馨香,甚至,我们还能守望着麦子,等待着由绿色到金黄色的悄无声息的变换。我们还会与连队的农工一起收割,一起搬运,然后送往仓库送往市场。

在连队安顿好我们的立身之地后,我们便有时间去看麦子的绿色了。早晨、晚上,甚至中午,我们都可以去。麦田就在连队的旁边,我们就住在连队。我们看望着麦子,麦子其实也在看着我们。走近麦子的时候,望着麦田周围肃煞的各种小草与树木,我突然想到,麦子其实是最早知道春天来临的一种生命,在南疆乃至西部大地其他任何生命还没有舒醒甚至还在休眠的时候,它就把自己的一生春绿顽强地奉献给大地和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而当大地到了春意盎然、生机蓬勃的时候,麦子却用成熟了的形象再度意外呈现。

置身于麦田之间,与麦子在一起,才是我们人类的归宿,因为,无论我们人类在改变自己的努力上发生了如何的变化,其实,我们依然没有走远麦田而离开了麦子。著名大师梵高在他生命最后的日子里,把对麦田的守望做为他身后的一种代言或者寄托。他的有云雀的麦田、有柏树的麦田、有收割者的麦田、有乌鸦的麦田,构成了生命的启迪与绝响,一位评论家说梵高,他用全部精力追求了一件世界上最简单、最普通的东西,这就是太阳。

我说:麦子就是我们人类的另一个太阳。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