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家贵的博客

牵手送,欲语还休花影动,徘徊芳径珠泪涌。关山远迢华霜重。多情梦,思君夜听梅花弄。

 
 
 

日志

 
 
关于我

原名谢宏军,著有小说集沙暴,边地,家贵小说集,散文集图木舒克史话,丝路中道名城据史德,鹰面突出的地方,来自亚洲腹地的报告等11部,获兵团文学创作一二三等奖,获全国企业报文艺作品一二三等,获人民日报征文二等奖,获文化部新世纪之声报告文学金奖,获中国散文学会征文二等奖。作品入选十余种文集。有著作被中国现代文学馆,日本大坂教育学院收藏。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苗族经济文化促进会副秘书长,新疆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兵团民协副主席,三师作协主席,现任兵团三师文联主席,宣传部副部长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河南行三章 作者:谢家贵(苗)(清莲107期散文)  

2014-05-27 16:20:3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作品☆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河南行三章

    作者:   谢家贵(苗)河南行三章   作者:谢家贵(苗)(清莲107期散文)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编辑:清莲仙子      把盏拜月,共守一方城池   作者:清莲仙子 (103期散文)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分割线等 - 扬建 - 扬建博客

 

            看河南

                 ----兵团作家河南行之一

                   

我对河南的认识缘于许多年前的西部之行,那时我怀揣着梦想从湘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走出,湘西小山村或小县城以外的地方包括河南对我都是一片完全陌生的地域,我对迎面而来的一切惊叹不已。那是一次漫长而又紧促的出发,更是我年轻时的一次重大决定,我的目的地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的西部边疆。几千公里的旅途似乎就在河南一个叫郑州的地方停留过,至于是停留一天或是两天我已经没了准确的记忆。但是,彼此起伏的列车厮鸣的划过城市的声音,还有那如潮水一般的南来北往的脚步匆匆的人群,依然清晰而又透明。那会儿,我觉得我是人群中追赶列车声音的其中一个,却仿佛又置身于人群之外,一切都像梦一样的恍偬,一阵风一样的毫无着落。紧张、忙乱、忐忑的从那儿又出发向西,向西。也许是为了弥补那次我人生出发的紧促,梦中我又沿着那条漫漫长路往返于无数次。

我最近的一次去河南是西部大地瓜熟果香的季节,我和我的朋友专程去看河南,虽然我们都在天空中行走,可是,我却感受到依然在那漫漫长路上如风一样地行走一般……一块块黄土、一块块戈壁、一块块沙漠、一块块绿洲,从列车身边掠过之后,我就要到河南了。一座座连绵起伏的群山、一片片广阔无垠的平原从列车身边掠过之后,我就要到河南了。

我真的已经到河南了。当然,这是一次浓缩了的旅程。

 

 我记得这次赶到河南郑州时,正是中午时分。阳光娇媚而又鲜亮,城市里似乎刚下过一场小雨,街道、楼房、树木都是清新如洗。栉次鳞比的高楼大厦,宽阔的大街,络驿不绝的车来车往,本地或外域的巨幅广告,铺排着城市的喧嚣和繁荣。著名的灰枣、鸡心枣,灵宝圆枣,芝麻加工的小磨香油,中国十大名茶之一的信阳毛尖茶、汴梁西瓜、兰考泡桐、新密寒羊皮,古怀庆府所产地黄、山药、菊花、牛膝“四大怀药”,禹州钧瓷、汝州汝瓷、开封汴绣、洛阳宫灯、唐三彩、南阳玉石,汴京烤鸭、道口烧鸡、汝阳杜康酒,民权葡萄酒,全都在大超市、小店铺里沉默着,等待着。它们花枝招展的补充着河南,展示着河南,抒写着河南,吟唱着河南。热闹喧嚣的街道口,一位苍老的白胡子老汉坐在树下的石凳上,浑浊的目光伸向远处,延伸得究竟有多远,我们无从知道,我想,那更远的地方会不会是河南久远了的曾经辉煌的历史呢?

  无数次的河南之旅,我依然对河南的历史及人文地理知之甚少,现在仍不会知道更多。除了知道河南人爱说“中” 之外,似乎还知道中国的母亲河——黄河、以及长江、淮河、海河从河南的境内流淌而过。河南的历史及人文地理我从来就没有清晰地看见过。突然之间,我有了这么一次专程去看河南的机会,我意识到这次机会于我有着不一般的意义,在我的潜意识里竟然有一种迫切、有一种渴望、甚至企盼,这使我感到非常意外却又非常激动。

   行走在河南大地的时候,河南人会以他们特殊的方式、淡然的神情叙说着河南曾经拥有过的辉煌,似乎很不经意,却又如雷贯耳,他们会说,河南孕育着人类的文明。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最重的青铜器——“司母戊”大方鼎在河南安阳。较欧洲早1000余年就已经使用的“水排”鼓风技术是东汉的杜诗发明,他是河南人。距今已有6000年历史、被称为“中国最早的国画” 的《鹳鱼石斧图陶缸》,被国家文物局列为全国67件不可移动文物之首。他们还会说,“仰韶彩陶”造型精美,“唐三彩”驰名中外,代表了中国历史上瓷器制作技术的最高水平。“科圣”张衡发明的“地动仪”比西方早1700年。唐代僧一行,不仅发明了世界上最早的自动计时器,而且比英国天文学家哈雷早1000年就提出了“恒星自行”的观点。

   当然,河南的古老历史文明远不止这些,特别是对那些姗姗而来又匆匆而去的游人是无法真正了解河南认识河南的,河南只因为是河南, 就是因为河南有着许多鲜未人知的神秘,而身在河南的人对这种神秘近乎漠然或习以为常,河南以外的人却又因种种目的从河南随风一般掠过又继续前行,他们从河南向东向西或向南向北,虽有在河南做短暂停留的旅人,但还是得远河南而去。河南是中州,是中原,是国之大地的中心。可是,中心已不再是今人的目的地了。就连今天身在河南的一部分也已弃中心而去,他们在这个被称为中原或中心的大地生活得太过于久远。在古老的大地生活得过于久远,要么会过于聪慧睿智,要么会麻木慵怠乃至窒息。

  河南人清楚,河南实在是太过于古老了,河南的存在似乎与中华民族的文化抑或是文明始终息息相关。史前文化、神龙文化、政治文化、圣贤文化、思想文化、名流文化、英雄文化、农耕文化、商业文化、科技文化、医学文化、汉字文化、诗文文化、宗教文化、戏曲文化、民俗文化、武术文化、姓氏文化等18种文化,无不折射出中华民族文化之魂魄,之精灵,之光芒。厚重、多元、经典。比如说吧,象征智慧、勇敢、吉祥、尊贵的神龙就在河南,也就是说,河南就是龙的故乡。人文始祖的太昊伏羲,在今天的河南周口淮阳一带“以龙师而龙名”,首创龙图腾,实现上古时期多个部族的第一次大融合。又一人文始祖的黄帝,在统一黄河流域各部落之后,为凝聚各部族的思想和精神,在今天的河南新郑一带也用龙作为新部落的图腾,“炎黄子孙”和“龙的传人”已成为今天每一个中国人身份的展示、骄傲与自豪的形容。再比如说吧,中华民族的基本标志,并对朝鲜、韩国、日本等国文字文化有巨大而深远影响的汉字,它的产生及其每一个重要发展阶段几乎都发生在河南大地。黄帝时代,仓颉造字。上蔡人李斯帮助秦始皇“书同文”、制定规范书写“小篆”,漯河人许慎编写世界第一部字典、归纳汉字生成规律、统一字义解析的《说文解字》这部汉文字学巨著。至今我们还在使用的规范性字体“宋体”字、著名的活字印刷术也产生在河南开封,4000多年的汉字文化史,不如说是河南这块大地上的文化史。可以说,这部河南的文化史博大精深,底蕴深厚,农耕、思想、商业、武术文化也得益于河南而彰显。且中华民族众多的第一均诞生于河南。第一个用牛车拉着货物到远地去做生意的王亥,第一个不仅能做官而且善于经商致富的儒商子贡,第一个热心公益事业而被后人称为商圣的范蠡,第一个爱国商人弦高,诞生于西周时期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批职业商人,第一个由政府颁布的保护商人利益的法规《质誓》,第一个有战略思路的产业商人白圭,第一个商业理论家计然,第一个重商理论的倡导者桑弘羊,唐代洛阳城内的管理市场的“三市之长”是最早的“市长”。世界上第一座人口超百万的国际化大都市北宋汴京……

我无法形容河南。聆听与阅读河南古老历史的时候,我就想,我喜欢那些古老且延续久远的东西,给一块大地或一座城市带来文化的信息,我渴望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与扭转中安置我浮躁的心灵和强动的身体。而河南带给我的是一种生命的觉醒,或者是心灵的一次荡涤。

我无法叙述河南,于河南的具象来说,河南是我们共同的家乡。因为自古以来河南是黄河文明的中心,是中华文明的摇篮,是中华文明的见证。历史上的老子、孔子、墨子等中华文化的奠基人,都把长长的足迹印在了中原大地。河南还是中国文学的发祥地,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河南篇目作品100多篇占三分之一之多。历史上“汉魏文章半洛阳”之说说的就是河南,左思《三都赋》创造了“洛阳纸贵”的佳话。唐代三大诗人河南有二,“诗圣”杜甫、诗人白居易。还有贾谊、谢灵运、江淹、韩愈、岑参、刘禹锡、李贺、李商隐……诗词名星真是灿若星河。看河南不如说是在看整个中华民族,这样一来,河南就不仅仅属于河南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河南是永远也看不完说不完写不完的。

我常对别人说,我喜欢开始,我不一定喜欢结束,如果结束,我宁愿把结束置于开始之中,把新一轮的开始留给别人。其实,我没有或者根本不可能做到。或许大部分与我一样平庸的凡人都无法做到,然而,黄帝做到了,他在战国时期编著的《黄帝内经》至今仍是中医学工作者必读的指导性医学著作,今天的人们把黄帝视为中华中医药的创始人。黄帝把一切的结束置于了他的开始之中。东汉的河南南阳人张仲景也是如此,他的《伤寒杂病论》,提出了六经辨证的理论体系,而成为中华大地第一部理、法、方、药兼备的中医经典专著,使之被誉为“中国医方之祖”。 他也把自己置于他的开始之中而永之不会结束。应该说,河南的河南人就是有一种宽厚负重、自尊自强、能拼会赢、敢于把结束置于开始的精神。然而,这种精神又不仅仅体现于中医药文化上面,她已经渗透至河南的每一寸土地,融入至河南人的魂脉与精髄。少林武术帮助戚继光抗倭立功,“十三棍僧救唐王”的历史传奇。河南温县陈家沟人陈王廷创立的太极拳,推广至五大洲。清代巩义康百万家族,写下了“富过十二代、历经400年而不败”的商业神话。无不昭示着这种精神的不凡与伟大。这种精神培养和造就河南人的大局、大仁、大义、大气的胸怀和诚实、爱心、厚道、乐于奉献、不怕吃苦的品格。

领略河南文化的博大精深,观看遗存在河南大地历史文化古迹,你就往前走,最好是越过郑州,到太行山去,到伏牛山去,到桐柏山去,到大别山深处最为苍茫的云雾缭绕的画一般的仙景去。

雄奇巍峨的大山在眼前耸立与铺陈着,浩浩淼淼的绿色从足下向四周蔓延,向天空伸展,山巅的高处就是蓝天,就是白云。翠绿的树木,菁菁的芳草,茂茂密密的生长着。蜿蜒流淌的小溪从大山深处划出,积一汪深潭,挂一川瀑布,葱嫩的草叶在小溪两旁,悠悠拂拂的摇晃着。摇晃出一串串美妙的音符,呤唱着一曲曲动人的旋律。除了阳光,就是这大山了,除了大山,就是小溪了,除了小溪,就是这树了,除了这树,就是这草了,除了这草,就是这花了。阳光下长草,草尖上开花,树丛里走牛,牛蹄里藏春,小溪里流水,流水中鱼跃,这就是和平与自然。虽然,河南到处是一坦平阳的原野,可大山却是镶嵌在原野边上一道卓绝亮丽的风景。这就是河南。

作为人来说,一辈子或多或少要去过自己出生以外的地方,会去看外面的世界,旅游也罢,流浪也罢,但河南是最值得去看的地方。哪怕一生中只有一次外出看世界的机会,都得把河南作为首选的目的地,因为,河南是有文化底蕴的地方,是最有资格讲文化的地方,是中华民族繁衍生息、创造辉煌的地方,是山川最美丽的地方,在河南,你可能会找到祖先的墓地,会找到心灵栖息的家园。而且,只有在河南,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灵魂的一切。

 

 

洛阳与图木舒克

                                 -----兵团作家河南行之三


    洛阳在号称“天下之中” 的河南,图木舒克却在大漠腹地的西域新疆天山之南。从地理学上来讲,这是完全处于不同地域的两个地方。英国诗人吉普林在那首“东方与西方的歌谣” 的诗中说 :东方是东方,西方是西方。两者永不相见,直到天和地都站立在神伟大的审判宝座前。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国境,人种,所有的生灵,当勇敢的两个从大地尽头走来,相会的日子就会实现。

洛阳与图木舒克就象诗中所说的那样,洛阳在图木舒克的遥远的东方,图木舒克在洛阳的遥远的西部,它们是不可能相见的。可是,诗人吉普林又说,当勇敢的两个从大地尽头走来,相会的日子就会实现。我始终不能明白“相会的日子就会实现” 的含义,我不知道,吉普林诗人是寓指古代的“丝绸之路”、还是昭示今天的“东联西出”?

然而,当我从西部的图木舒克出发,踏上洛阳这块古老大地时,我竞然下意识的询问,班超的墓葬在洛阳的何处?河南省文联的姬盼是位很热心的姑娘,她虽然不知道班超墓葬何处,但她通过手机上网很快查到了班超墓葬地址。她告诉我,班超葬在洛阳孟津县朝阳镇张阳村的氓山之上。姬盼还说,邙山又叫平逢山,太平山,郏山,它像一条长龙蜿蜒横卧洛阳之北,东西横旦数百里,如同洛阳的天然屏障。俗话说“生在苏杭,葬在北邙”,古人把气势雄伟、土质深厚的北邙当作死后长眠的风水宝地。清明时节和重九节,成群结队的男女都要踏青登高远望。城北有座翠云峰,唐宋时代的古木森列,苍翠如云,是人们登高游玩的胜地。每当夕阳西下,暮色茫茫,万盏华灯初上,万户炊烟袅袅,站在峰顶观看山下高大的城郭,雄伟的宫阙,宽广的园囿,富丽堂皇的楼阁,十分壮观。因此,“邙山晚眺” 成为洛阳八大美景之一。

班超能在这美好的地方长眠,对于一个戍守西城三十一年在图木舒克固守十七年的他来说,了却了他生前“不敢奢望酒泉郡,只盼生入玉门关” 的心愿,算是有了一个很好的归宿了,也使今天依然还身处西部的人有了一种心灵的慰籍。然而,不尽的细雨破灭了我去谒拜班超墓的愿望,何况,整个看河南的行程中也没有去班超墓的安排,我也不想打乱大家的活动计划,我只有打消念头,虽是遗憾,但经过姬盼姑娘的娓娓道来的解说,我似乎意识到洛阳与图木舒克、或图木舒克与洛阳的有着千丝万缕的某种渊源,甚至对英国诗人吉普林那首“东方与西方的歌谣” 有了一种新的理解,我对我的发现有着颤栗般的惊喜,要是能论证了东方西方“相会的日子定能实现” 的预言,也算是看河南行程中的一大收获。

我不知道,我会在洛阳的龙门石窟前的烟雨中,竟然提出班超墓的这个问题,其实,洛阳要去看的地方是很多的,它是我国四大古都之一,更是驰名中外的历史文化名城,从人文景观来说,我们观看的龙门石窟外、还有白居易墓、范仲淹墓、杜康仙庄、玄奘故里……等等,从自然景观来说,白云山、老君山、伏牛山……都是非常好的去处,还有关林祈福、马寺钟声、洛浦秋风、铜驼暮雨……都是让人心旌荡漾的的驻足流涟之地。这一切的美景所在,都会让每一个游客在洛阳陶醉。可我却想起了班超,这可能与我是图木舒克人有关。

洛阳对我来说,所有的景观抑或是与景观有关的名人,我熟悉的不是很多,唯独班超已刻入我永久的记忆,班超在二千多年前就在我现在生活的图木舒克生活过,可以这样说,他是内地最早抵达图木舒克的汉人,也是在西域生活三十一年有十七年固守在图木舒克磐橐城的汉人。据说,他的儿子班雄就出生在图木舒克的磐橐城里,与班超有关的典故“投笔从戎”、“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以及他在西域及图木舒克的传奇佳话与丰功伟绩,至今还让图木舒克人津津乐道,夜闯匈奴敌营,斩杀匈奴使者,征服三十六国。重设西域都护府等伟大壮举,已永远刻烙在图木舒克人的心灵。他本是陕西人,却在七十岁那年回到了京都洛阳,一年后,他又魂归氓山。从此,他与西域与图木舒克决别两千多年。图木舒克人也怀念他两千多年。如今已成为共和国最年轻城市的图木舒克,班超当年固守的城池遗址依然还在,燃放烽火的烽燧依然还在,它们矗立于图木舒克大地,顽强地叙说着班超当年的风采。

从这个意义讲,两千多年前的洛阳与图木舒克,因为班超,而让这不同地域的两个地方联系在一起。有人说,皇帝是昏庸的,可皇帝把班超封为定远侯还是有着无穷的智慧的。定远侯,班超也当之无愧。因为有班超,才有西域及图木舒克的遥远,因为有了班超,才有洛阳处于“天下之中” 的必然。

洛阳必竞是洛阳,班超墓在洛阳凋蔽了二千多年后的一天,洛阳人终于被一种力量唤醒,“邙山第一碑” 落成在班超墓前。一位洛阳人感慨万千,挥笔题诗,“泱泱大中国,煌煌河洛间。北邙古多士,卫国保家乡。千古盛衰事,天下重洛阳。吾辈颂先贤,再铸新辉煌。”洛阳人也开始了对曾在西域及图木舒克戍边一生的班超的怀念。

洛阳与图木舒克相关连的,还有那条名誉世界的“丝绸之路”。 我们知道,丝绸之路最初是指汉唐时期中国丝绸西运的途径,据专家考证,早在公元前4世纪,我国的丝绸已传至印度及地中海沿岸希腊各城邦国家。但作为丝绸之路的正式形成,则开始于公元前2世纪张骞出使西域,之后经过不断开拓,形成了由洛阳出发,过长安,穿越河西走廊和塔里木盆地,跨越葱岭,经过中亚,或南下印度,或西往伊朗、叙利亚,直达地中海东岸的一条连接欧亚大陆的交通要道。       

这样说来,洛阳是丝绸之路中国段的起点之一。

史料记载,北魏、隋、唐,洛阳作为丝绸之路起点曾达到极盛。北魏时,洛阳作为都城,西域商使多来此贸易,商业非常繁盛。据《洛阳伽蓝记》记载:“自葱岭以西,至于大秦,百国千城,莫不欢附,商胡贩客,日奔塞下……”隋、唐时期,洛阳和长安东、西两京并重,同为当时有名的国际都会和全国的经济、文化中心。当时,阿拉伯、波斯以至欧洲国家的商人络绎不绝来到长安和洛阳,载运中国丝绸等商品的骆驼队,风尘仆仆地往来于天山南北道上。

图木舒克就是天山南道上重要驿站,也是丝绸之路中国段的最后一站之一,往来的商贾去中亚,或是往洛阳,都得逾图木舒克而过,只有在图木舒克的驿站里歇会脚,给骆驼、马添食饮水后,才会有能力去越葱岭,至于中亚诸国,洛阳出发,图木舒克至疏勒,是中国丝绸之路之尾,从中西亚而进,疏勒与图木舒克又是中国之头站,一头一尾或一尾一头,才演绎成了今天的丝绸之路的神话。张骞出使西域,高仙芝平复大小勃律,洛阳人玄奘的西天取经,都是从图木舒克走过去而抵达更远的目的地。洛阳与图木舒克是连接东部与西部的两个重要起点,这也是我从来都没有深究过的问题。

我在图木舒克工作与生活,常惊叹图木舒克大地历史的丰厚,班超固守的磐橐城,唐玄奘《大唐西域记》中描述的佛教寺院与佛事盛况、出土的大量壁画、绢匹、陶俑、佛像……无不叙述说图木舒克历史的久远与辉煌。可我那会儿,我从来没想到过远在图木舒克东方的洛阳,及其图木舒克或洛阳以外的地方。

犹如上苍的安排,我注定有一次驻足洛阳的机会,犹如神谕一般的昭示,让我在洛阳大地上忆起了班超。这绝不是一次意外或偶然,而是冥冥之中的宿命。命运要让我从图木舒克出发去看洛阳,又让我从洛阳回归图木舒克而深入骨髄般的认识图木舒克。我不是班超,班超在西域及图木舒克生活三十一年能回到洛阳。我可能是从洛阳出发的商贾或其他人员中的一员,我最后或许就倒在图木舒克大地的某一块地方,验证着班超施展过雄才大略之土地的永恒。

但我会告诉我的后人,在图木舒克生活与工作的日子里,我去看过遥远的洛阳,我在看洛阳的时候,我又想起了我遥远的图木舒克,我想起了班超。我是班超留在图木舒克的后人。

  

 
从安阳去北京

                              ------兵团作家河南行之四

 

突然,接到单位通知,要我赶到北京参加全国文物系统的表彰大会。接到通知那会,我们刚刚进入安阳。盘算一下日程与我们看河南的活动安排,查看我们在河南活动的哪座城市去北京更为便利,结果发现只有安阳离北京最近。

安阳地处河北、山西、河南三省的交界处,出了安阳就进入了河北的邯郸,然后过邢台、石家庄、保定,就到达北京了,全程才五百来公里,乘坐动车只需三个半小时就可抵达,即使坐大班车也花费不了多少时间。接下来我们看河南的活动仍要去几个河南有名的地方,而这些地方都离北京远去,虽然远去的地方没有远过我们从新疆到河南到北京的距离,可人为地制造一种离目的地远去的行为,心里总是有些难以说清的复杂情绪。我们在离京都非常遥远的地方生活,那是上苍的安排,我们无法左右,可眼下让自己能够决断自己,实在没有舍近求远的必要。我只好遗憾作别后来要看的地方,选择从安阳去北京。我想,这是我第一次做出的唯一的正确决定。

正确的决定形成之后,我的心情愉悦了许多,目标也似乎特别的明确。我还有时间与大家一块去品读安阳、欣赏安阳、体会安阳。我们去观看了安阳的中国文字博物馆、殷墟博物馆、妇好墓、袁林,赡仰了岳飞庙、文峰塔、灵泉寺,品尝了老彰德美食,转游了古玩市场,兴致勃勃地用很低的价格购买了一对标明为康熙年间制造的青釉瓷瓶……瓷瓶虽属赝品,但工艺精细,釉彩美观,依然不失为一件价值不菲的工艺品。

当然,安阳可看的地方很多,她必竞是一座拥有几千年历史的都城,历史文化积淀的丰厚自不必去说,单凭安阳西依太行山的巍峨险峻,东望华北平原的一望无际,穿越安阳大地的洹河的绰约风姿,就会让人心生迷恋,不愿归去。

可我,必须从安阳去北京。人生,就是一行足迹、一片土地、一段风景、一种记忆、一个目的的千万次组合,构成每个人的立体。我的朋友们走了,他们去安阳以外的地方继续去看河南。我得从安阳出发,去北京。

坐在安阳去北京的动车上,飞驰往前的动车掠过了一片又一片美丽的风景,我的眼神根本无法在那一片又一片的风景上停留,哪怕是短暂的一瞬都是遥不可及。我只有闭上眼晴,去想已被动车掠过而留在身后的安阳,仿佛就象北京一样,成为京都的北京就把中国最早的京都扔在了安阳。历史仿佛就是一列动车,它朝着远处飞速地奔驰。飞速奔驰的时候,把一片片风景都扔在了身后。

北京也很古老,在中国西周王朝的时候,就成为周朝的诸侯国之一的燕国的都城,在中国的金朝才成为古代中国的首都——中都。自元代起,北京开始成为全中国的首都。明朝自成祖后开始对北京进行大规模扩建,北京成为第一个汉族王朝的首都。清朝又在延续明代北京城的基础上进行了一些修缮和扩建,至清末,北京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

北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之后,中国最早的都城——安阳,早就已经退出了历史的舞台,犹如被动车掠过的风景被扔在了历史的深处,兴趣盎然的倾心关注风景的人们只会去看迎面而来的风景,往往会忘记身后所发生的一切。

其实、安阳的都城历史远早于北京。至今保留在安阳大地上的殷墟遗址,就是中国商代的也是中国最早的都城,它比燕国建都北京要早一个朝代。更何况、甲骨文、青铜器、玉器为代表的灿烂夺目的殷墟文化,是北京无法与之相比的。作为商代的国都,殷墟依托洹河,地理位置优越,形成了以宫殿宗庙区为中心的环形、分层、放射状分布的总体规划形式,体现出了一个高度繁荣都城的宏大气派。濒河而建的殷墟宫殿建筑形制多样,以宗族为单位的民居成片分布,先进的陶制管道排水技术开始使用,其聚族而居、聚族而葬的形式,一直延续至今。十二座王陵大墓和数量惊人的人殉、牺牲则组成了中国目前已知最早的、最完整的王陵墓葬群,代表着中国古代早期王陵建设的最高水平。北京在那会还是一个不太出名的地方。

北京最为兴盛的时期,客观地说,应从元代算起,当然在元朝之前,北京有过蓟城、燕都、燕京、涿郡、幽州、南京、中都的众多称谓,至元代之后,北京开始了如日中天的辉煌。可安阳呢?至周王灭殷后,分畿内地为邶、鄘、卫三国,安阳隶属卫。春秋齐桓公时期,在今安阳城北筑邺城。战国初年邺地属魏。西汉置魏郡,郡治在邺城。东汉末年曹操夺取邺城,将安阳营造成为事实上的政治中心。其后,后赵、冉魏、前燕、东魏、北齐皆定都于此。直至北朝末年,邺地不仅是北方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而且还是当时全国最富庶繁华的地区,邺城也就是安阳成为最著名的大都会。可是,不知从哪一年开始,安阳的繁华与兴盛似乎戛然而止,且让历史遗弃于身后。安阳的这种历史变化或转折,让今天的我们感到有些玄妙,可我们又无法深究其中之原因。我想,或许就是因为北京的后来居上而让安阳失去了光泽。或许这就是历史。

好在安阳毕竞曾是殷墟的所在地、中国的汉字之都、甲骨文之乡、《周易》的诞生地、上古颛顼 、帝喾二帝陵墓、魏王曹操墓的所在地、隋唐著名的瓦岗寨起义地、精忠报国民族英雄岳飞故里。这一切给今天的安阳凭添了许多的厚重。“洹水安阳名不虚,三千年前是帝都。”的赞誉铭刻于安阳大地。

飞驰急越的动车在保定站停了,前面一站就是今天我们的京都北京了,也是我从安阳出发要到达的目的地。我沉浸在对安阳的种种思绪随动车的停车声而中止,我把眼神伸向窗外,“保定” 的两个大字跃入眼帘格外清晰,虽然我不太熟悉保定,但因为“保定”两个大字的突然再现,我似乎一下接近了保定,保定一下在我的心里温暖了许多。我想,假若历史也是一列动车,要是在安阳的历史上停留一会,或者多停留一会,那又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情景呢?

动车又开始前行,我从安阳到北京的旅程就要结束,呈现在我面前的北京又是一幅什么样的情景?这是我无数去北京的第一次有这样的思考。这种思考的来源缘之于安阳,一个曾是与北京一样的都城所在地。


 

静    作者:润物无声 (清莲107期散文)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http://w13779498002.blog.163.com/blog/static/1158884812012925282286/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