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家贵的博客

牵手送,欲语还休花影动,徘徊芳径珠泪涌。关山远迢华霜重。多情梦,思君夜听梅花弄。

 
 
 

日志

 
 
关于我

原名谢宏军,著有小说集沙暴,边地,家贵小说集,散文集图木舒克史话,丝路中道名城据史德,鹰面突出的地方,来自亚洲腹地的报告等11部,获兵团文学创作一二三等奖,获全国企业报文艺作品一二三等,获人民日报征文二等奖,获文化部新世纪之声报告文学金奖,获中国散文学会征文二等奖。作品入选十余种文集。有著作被中国现代文学馆,日本大坂教育学院收藏。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苗族经济文化促进会副秘书长,新疆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兵团民协副主席,三师作协主席,现任兵团三师文联主席,宣传部副部长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罗布泊的记忆之1 英苏,罗布泊8天帐蓬生活的练兵  

2013-04-10 10:06: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布泊的记忆(1)--出发 - 森朗 - 在路上

   

2010年10月1日至10日,我们一行56人完成了罗布泊从东到西,从南到北的穿越,这次穿越,留给我的将是一辈子的记忆。

决定去罗布泊之前,对罗布泊没有太多的想法,因为我知道去那里困难重重。

打算去罗布泊时,对罗布泊的认识和了解很少,仅限于它的干涸和蛮荒,限于其区域内斯文赫定发现的楼兰古城以及彭加木、余纯顺的失踪和遇难事件。

决定去罗布泊后,我开始在网上查阅关于它的资料和驴友的相关博文,初步了解后对楼兰古城、小河墓地和太阳墓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幻想着自己能在罗布泊看到一具千年干尸以及一些当年的钱币碎片或古梳之类的,另外,彭加木的神秘失踪以及许多神秘和骇人听闻的传说,诸如双鱼佩之类的,更增添了我对罗布泊的神秘感,让我既怕又想,也正是带着这样的心情,我和藏逸、青措三人一起参加了一个由深圳摄影家协会组织的罗布泊采风团出发了。

行程:乌鲁木齐---英苏---米兰---湖心---龙城雅丹---楼兰(宿两晚)---大峡谷---三垄沙---敦煌(宿两晚)---嘉峪关---兰州---深圳

9月30日  深圳至乌鲁木齐  

早上7点准时从家里出发,郑州中转后到乌鲁木齐时已是下午四点,李学亮老师帮我们安排好了住宿,接着我们按既定计划开始此行前的采购,包括零食、干粮、干湿纸巾、水果等物品,想着为了装水果方便,还打算买个桶和一个脸盆,只是那家超市的桶已经卖完了。购买的途中几遇程瑶和老蔡,大家互相揶揄,人家车上满载的是摄影装备,我们车上满载的是吃的,国家队和生产队的差异行程还没开始就产生了。

晚上全团成员聚餐,此次采风团共9部丰田4500,两部牧马人,一部小皮卡,一部大供给车,参加人员来自深圳、辽宁、新疆包括后勤人员共56人。李学亮老师首先为我们讲述了这个行程的一些注意事项并重点强调了一切行动听指挥的必要性,另外,供给车上给大家准备了水、羊、米、面、蔬菜等,每天晚上供电6小时。接着秘书长王琛就每个成员一一向大家做了介绍,大家彼此有了初步的认识。

聚餐结束后根据李老师的安排,我和藏逸分住了一起,这也是今后在罗布泊露营的帐蓬搭档,而青错则被安排到与来自辽宁的刘征同居。晚上收拾行李,想想那脸盆实在不好意思拿出来见人,心想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想到了里面用脸盆装水洗脸,以为我们无知的不知道里面没有一点水,两人边笑边庆幸幸好那超市没有水桶卖,否则第二天搬行李上李,一人提一个水桶,一个抱一个脸盆,那将绝对是大家永远的笑柄。于是,脸盆被藏到了行李箱罗布泊的记忆(1) - 森朗 - 在路上

罗布泊的记忆(1)--出发 - 森朗 - 在路上

 

罗布泊的记忆(1)--出发 - 森朗 - 在路上

 

 

10月1日  乌鲁木齐--英苏

        按照编排的车辆,我们三人乘坐9号车,藏逸是车长,师傅姓王,一个从一开始就带着情绪的老司机,因为这一次是在他不情愿的情况下,碍于人情才来的。

        早上起来搬行李的时候我们大大方方地上车,没人知道脸盆的秘密。

        吃早餐的时候,我们三人与来自辽宁的徐老师、大校、刘征和王华涛以及来自北京的高老师和深圳的老熊一桌,老熊是一个非常幽默的人,他是车长,在认识了自己的车友后有一丝的“郁闷”,一车三人,他的另两个车友是一对小夫妻,他自我揶喻道:好容易当个领导(车长),下面还管着一个美女,可惜她老公还在边上,然后对着他旁边的大校说,大校就幸福了,下面两个美女,真想跟他换,可惜人家是解放军,我又打不过……

       说的让大家差点笑喷了。

       今天是我们整个罗布泊行中行程公里数最长的一天,要赶将近700公里的路,目的地是英苏,晚上的露营点,我们的供给车已提前一天出发,正所谓“兵车未动,粮草先行”。

       途中经过海拔4280的胜利达板,大家纷纷在此合影。中午巴仑台吃拌面,份量很大。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1  出发 - 森朗 - 在路上

 

       一路上走走停停,不断有人要求下车“唱歌”,终于到达英苏的时候已是晚上十点,由于供给车的车况出了问题,比我们提前一天出发的它没能预期提前到达。

       晚上我们的帐蓬就建在一户农家的院子里,那天夜里能找到一片比较少尘土的地方感觉是莫大的幸福,而李老师说,这只是今后8天露营生活的预演。

借着月色和头灯的光,我们摸黑搭起了帐蓬,尽管是晚上,极度干涸的地表溅起的灰尘仍清晰可见。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1  出发 - 森朗 - 在路上

 

罗布泊的记忆(1)--出发 - 森朗 - 在路上

  

这一天是国庆节,杀了一头羊,女队员们都忙着帮厨,手忙脚乱的。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1  出发 - 森朗 - 在路上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1  出发 - 森朗 - 在路上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1  出发 - 森朗 - 在路上

 

凌晨12点开饭的时候,李学亮老师把一勺勺香喷喷的清炖羊肉分发给大家,清一色的铁碗,碗筷接触的叮叮当当的声音、喝汤的声音洋溢四周。

吃完了便是睡,二十多顶帐蓬依偎相连,呼噜声此起彼复,仿佛在耳边响起,第二天起床后,谁也不承认。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