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家贵的博客

牵手送,欲语还休花影动,徘徊芳径珠泪涌。关山远迢华霜重。多情梦,思君夜听梅花弄。

 
 
 

日志

 
 
关于我

原名谢宏军,著有小说集沙暴,边地,家贵小说集,散文集图木舒克史话,丝路中道名城据史德,鹰面突出的地方,来自亚洲腹地的报告等11部,获兵团文学创作一二三等奖,获全国企业报文艺作品一二三等,获人民日报征文二等奖,获文化部新世纪之声报告文学金奖,获中国散文学会征文二等奖。作品入选十余种文集。有著作被中国现代文学馆,日本大坂教育学院收藏。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苗族经济文化促进会副秘书长,新疆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兵团民协副主席,三师作协主席,现任兵团三师文联主席,宣传部副部长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2013-04-10 10:06: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布泊的海市蜃楼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离开米兰镇,经过从现代文明的城镇、碧波荡漾的不知名湖泊到大片胡杨林再到一望无际的戈壁滩的过渡,我们正式进入了罗布泊。

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走在罗布泊的道路上,路全是车碾压出来的,灰尘极大,举目四望,360度的四周全是白花花的盐碱地,没有一点地标参照物。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这一切让初来乍到的我们觉得很新奇,特别是在首看到海市蜃楼后更是兴奋,只见远处地平线上,一个个岛屿紧紧相连,湖水涟涟,更有渐渐向我们漫延之势,越往里走,海市蜃楼遍布四周,用老熊同志的话说:见过罗布泊的海市蜃楼吗,老子想看就看,不想看就闭眼。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在这种一望无际的大地上,对于女队员来说,上厕所是最麻烦的一件事,好在我们有先见之明,早在米兰的时候在小商店里买了一块遮羞布,一到休息的地方,姐妹们就吆喝着扯起了大旗,成为罗布泊荒原的一道风景线。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车队严格按照事先编好的顺序一个接着一个,为了避免灰尘,以保证能看到前面的车为距,有限地拉开车距行驶。

途中经过陈宗器纪念碑,赵子允和余纯顺的墓碑,大家下车进行了简单的瞻仰,如今,他们的碑成了一个地标,一道风景线。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离开余纯顺遇难地,继续前进。

罗布泊干涸湖盆的形状,在卫星上拍摄得到的影像,极像人的耳朵轮廓,而在地面上行走的我们,此刻感觉罗布泊就像一个大圆盘,我们的车仿佛一直在大圆盘的中心点行驶,地上的干湖床全是青灰的土色,在三十多年的暴晒下干硬、起壳、翘起,到处是一滩一滩的白色的盐晶,没有任何其他色彩和生命色调,一片灰茫茫,大大小小高低不平隆起的盐壳子坚硬厚实,有的表面还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盐晶,乍一看,以为是地面上残留的积雪,环境极度荒凉。越野车在上面行驶,摇摇晃晃,时间长了给人的惟一感觉就是单调,景色一成不变。可以想象,在这种地方,有一种进入绝望之地的感觉:死寂广袤,如果一旦断水断油,再坚强冷静的人也会崩溃,这是没有见过大漠戈壁的人永远无法体会的,因为不深入到大漠戈壁,根本无法体会这种环境的萧索、严酷、无助与无奈。

卫星影像图显示,罗布泊的干涸湖盆极像人的大耳朵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路上碰上了几个徒步从余纯顺墓地到湖心的人,不由的向他们竖起大拇指。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说来奇怪,在这个人迹罕至,号称连鸟都飞不过的地方,居然有一只小鸟飞进了我们的车里,对于这个初来乍到的小生灵,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处置,继续往前走,里面的环境更不适宜其生存,如果在这里把它拒之门外,看看外面四周一片广袤的白花花的盐碱地,于心不忍,藏逸征求师傅的意见,师傅说,人家是找你来求生的,你能忍心把它放出去吗?于是,这只小鸟被寄养在我们的车里,我们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小罗布”。尽管我们给它提供了足够的食品和水,只可惜,在到达湖心的第二天早上,它终究逃不过死的命运。于是,有人说,它是余纯顺的化身……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干燥的盐碱壳非常坚硬,盐碱壳棱角还特别地分明,乍一看以为很细软,可是拿着铁锹一锹下去,发出的声音如坚硬磐石一般,车子走在上面,很容易被划破轮胎,严重影响了行车的速度,以至于30多公里走了4个多小时后,才终于到达湖心。 

罗布泊湖心是第一支新疆地质勘察队在罗布泊湖经测量后确定的。当时还立了一块木质碑和一只空汽油桶作为罗布泊湖心的标志,后来许多到达罗布泊湖心的团队都在那里立碑,不知道啥时候,这些碑不知道被什么人全部砸碎,如今,去到罗布泊湖心,能见到一大堆的碑的碎片。

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到达湖心,扎营地,张罗晚饭,后勤人员忙的不亦乐乎
我们的营地厨房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开饭了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黄昏,夕阳西下,渐渐落入地平线下
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晚上在湖心宿营,坑洼不平的盐碱地上,隔三岔五地支立着我们的帐蓬,想找个比较平实的地方搭个帐蓬真不件容易的事,曾想试图用铁锹将地上的坑坑坎坎填平,敲了两下,发现结果只能是徒劳便放弃了。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最终我们选择在路面被汽车压过的大路中间搭起了帐蓬,铺上一床褥子,两床被子,依然没有平实的感觉,大家互相揶喻,幸福指数一天比一天下降,沦落到“扑街”的境地了。

 

荒原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罗布泊的记忆之3  湖心,荒凉的无人区 - 森朗 - 在路上
 

这一倣充斥在湖心的夜空中除了叮噹的碗筷,还有贵哥悠扬高亢的歌声和袁平撩人的舞蹈,歌声借着风势,响彻在罗布泊湖心荒原。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